迷鹿

瓶邪才是王道

争宠

邪帝是我的:

by邪帝是我的


张起灵一直都知道,吴家的人对狗来说有一种很大的魅力,年代远的,单说吴老狗领着千军万狗的威风场面自己倒也是见识过一二;年代近的,吴邪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


只是,这本领张起灵是越来越不知道究竟是个优点还是缺点。


雨村里养狗的人家很多,大多是散养,有些狗甚至可以自己去菜市场帮主人买菜。


所以有些狗路过自己家门口的时候就会突然拐个弯跑进来。


张起灵作为驻守在院子里如同看家狗一般的存在自然是有点懵逼的,他眼睁睁看着一群狗窝在吴邪脚边却也不好做些什么。


而吴邪那边从来都是一张笑脸,看来是喜欢那些狗喜欢得紧。


罢了,吴邪开心就好,张起灵这样开解自己,胖子在一旁一边拎着个啤酒瓶子对嘴吹一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
但是俗话说得好,日久见狗心,时间长了,那些狗都摸准了吴邪是个好脾气的,开始越来越不守规矩得寸进尺了。


张起灵盯着那只趴在吴邪大腿上的狗眼睛一眨不眨。


那儿,明明,是,他的,位置。


若是吴邪把狗拎下去也就算了,可他也一脸享受,手里摸着狗头揉着狗毛不能更开心了。


“小哥你来,这是上次那只母狗刚生的小奶狗,很乖的,你来摸摸。”吴邪抬头和张起灵说道。


张起灵看着吴邪笑得开心的脸,也不管小情绪了,慢吞吞走上前用发丘指轻轻戳了戳小奶狗的头。


结果小奶狗一个跃起往吴邪裆部窜去,吴邪见小奶狗受惊了,赶紧又抱又安慰的。


张起灵脸色一黑,伸手把那只小奶狗拎起来放在地上。
“走开。”张起灵冷冷地说道。


“噗。”旁边吴邪一下笑了出来,摇了摇头“岁数这么大了还和狗争宠。”
说完他想了想,打算也安慰一下张起灵。


“来抱。”吴邪张开了双手。


张起灵马上凑上去给了一个满满的拥抱。
吴邪拍拍他的背,又摸摸他的头。


张起灵不在乎吴邪这如同摸狗的动作,心里觉得自己的地位大约是保住了。


可谁想,吴邪抱了一会儿就松开了,“把那只狗给我拎回来。”


张起灵面上维持着高冷的人设,把狗拎给吴邪,默默地退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。


一旁目睹全程的胖子邪笑着递过来一瓶啤酒,“得了小哥,和狗过不去干啥儿啊。”


我竟然比不过一条狗,张狗蛋先生面瘫着喝了一口酒,心里愤愤地想。


吴邪望着张起灵那边,起了一大通调戏的心思,心道这闷油瓶吃醋的样子真是可爱,可到了睡觉的时候,他就发现了一件事。


有的人,是不能惹的。


-完-

哥抱的不是猫,是天真